疫情下海外各国零售现状:蹉跎完上半场下半场还有一场硬仗要打

随着部分国家政府放松了封锁限制,复苏的萌芽开始浮出水面,全球零售市场将开始重新开放,但问题在于,消费者是否准备重返零售市场。

尽管要求巴西经济重新开放的呼声越来越高,但该国仍是受冠状病毒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。截至6月3日,巴西新冠肺炎病例破55万,仅次于美国,累计死亡31199人。巴西最初在3月中旬对疫情采取了有力的应对措施,游轮被取消、抵达的游客必须进行隔离。而目前总统Jair Bolsonaro已经下令经济重新开放,许多地方和州政府无视这些指令。

据彭博社报道,截至4月底,巴西10%的商场重新开业。巴西最大的商场运营商BR Malls的发言人表示,截至5月22日,该公司在巴西29家门店中的四家已经重新开业。为了防止疫情的蔓延,商场饮水机被停用、食品零售商必须使用一次性盘子、杯子和银器。为了测量购物者的体温,BR Malls从中国进口了104台带有红外传感器的摄像机。目前,所有客户、租户和员工在进入商场前都要用手动温度计测量体温。

根据巴西电子商务协会ABComm的数据,在此期间,电子商务在巴西全国范围内的渗透率自然增长,从3月中旬到4月底,数字销售增长了30%。然而,由于政治危机和不断上升的死亡率,失业率上升和消费者信心下降,这一进程可能会放缓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,2020年巴西经济将收缩5.3%,而失业率预计至少将达到17%。

作为一个主要经济体,意大利还催生了各大知名时尚和奢侈品品牌,包括Gucci、Versace以及Bottega Veneta。但它同样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,也是欧洲和美国其他大部分地区未来走向的早期仲裁者。

因此,意大利的零售市场受到了冲击,零售销售额下降了40%。全国的封锁持续了67天,大约三分之一商店从5月18日开始重新营业,而这些商店已积压了大量未售出的存货,由于意大利严重依赖旅游业(6月3日开放),因此这些积压库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旅游业来支撑销售。

意大利已开始向投资者提供与通胀挂钩的零售债券,以提振该国陷入困境的经济。阿里巴巴欧洲时尚与奢侈品总监Christina Fontana称:“根据我在意大利合作过的很多品牌的反馈,情况不太好。起初由于物流中心关闭,电子商务销售无法进行,尽管现已恢复。Gucci以及Yoox 开始停止送货,据了解,H&M也永久关闭意大利的部分门店。”

但好的方面是整个意大利的电子商务正在兴起,一直以来意大利的在线购物普及缓慢。根据麦肯锡的数据,从2月到4月底,意大利的电子商务交易增长了81%。Diesel和Bulgari 等意大利品牌首次推出了电子商务平台。

Christina Fontana表示:“意大利是欧洲电子商务渗透率最低的国家之一。即使在小城镇也有高端商店,人们从来没有真正在网上购物。但现在已发生了变化,我认为意大利将很快实现现代化。”

由于病例数量少、检测量大,澳大利亚的经济封闭较晚,但恢复很早。到目前为止,该国有7239个病例,治愈数6649人康复,死亡人数102人,全国人口为2 500万。尽管政府一直到4月份都没有下达限制零售商运营的命令,但为了安全起见,许多实体店还是选择了关门。但该国的零售市场早在5月4日就已开始营业,理发店和美甲店等商店将在6月初恢复营业。

尽管如此,澳大利亚居民大多足不出户,客流量普遍降低,这对许多企业的利润造成了损害,尤其是那些未能迅速适应变化的企业。澳大利亚统计局5月份的报告显示,总体而言,在停业期间,零售额普遍下降。该报告估计,4月份零售额下降了17.9%,创下纪录高点,3月份的降幅为8.5%。同期该国的失业率也创下了单月最高纪录,从5.2%升至6.2%。

澳大利亚百货公司Target是疫情期间受打击最严重的公司之一。和许多百货商店一样,这家已经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电子商务和年轻品牌面前节节败退,而疫情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。4月底,Target宣布关闭284家门店中的75家,并将其中的95家转换为kmart,后者同样为母公司Wesfarmers所有。Wesfarmer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鉴于固定租赁成本很高,销售势头的持续下降将对kmart和Target的盈利能力产生重大影响。”

但澳大利亚也有一些数字领域的亮点。作为增长最快的电子商务市场之一,卖家确实受益于澳大利亚消费者对数字购物的高使用率,包括使用分期付款服务。这些公司包括Sezzle和总部位于墨尔本的Afterpay,这两家公司在此期间的增长幅度甚至更大。Afterpay特别指出,多个类别的销售额都出现了增长。

其他澳大利亚零售商也开始利用应用程序招揽生意。时尚零售商Cotton On Group在3月底暂时关闭了实体店。据该公司称,其新应用增加了销量。自2019年底在新西兰、澳大利亚和美国推出iOS版本以来,该品牌在门店、网站和应用程序上的客户参与度显著增加。

尽管瑞典政府采取了软性措施——限制大型集会,但保持学校、商店和餐馆开放。当地人的购物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相似。同样地,瑞典零售商为缓解店内购物者的心理、建立更好的电子商务体验所做的努力也并非绝无仅有。

男士内衣品牌CDLP的CEO Andreas Palm:“瑞典并非关闭,但瑞典人改变了他们的行为,变得不那么合群了。这是一种自愿的社交距离。”

瑞典于3月11日首次发布了有关该病毒的警告,导致当月服装销量下降57%。今年3月,包括电商在内的服装总销售额同比下降了39%。自2018年12月以来,今年4月瑞典零售销售额首次出现下滑。

目前线下流量增长仍然缓慢,很多顾客已经转向网上购物,零售商也提供了更多的服务,包括更多的送货选择。许多时尚和美容品牌,比如护肤品牌SkinTreat和美容连锁店Kicks,通过当地的视频技术公司Bambuser提供直播购物体验。

韩国从5月6日开始重新开放,但由于新病例激增,正在重新实施新的关闭措施。韩国卫生部长Park Neung-hoo5月28日宣布,从5月29日起,韩国的博物馆、公园和美术馆将再次关闭两周,禁止居民去餐馆就餐或成群结队。重新开放的学校再次关闭,而其他学校则完全推迟开学。该国也关闭了酒吧和夜店,原因是与此相关的病例再次激增。

作为全球最大的旅游零售市场,韩国零售业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,原因是自今年年初中国爆发冠状病毒疫情以来,国际游客数量一直不足。韩国最大的美容业集团Amorepacific公布,今年第一季度在韩国本土市场的收入下降了19%以上,原因是旅游相关支出减少,以及旅游零售店和百货公司美容专柜营业时间减少。有迹象表明,整体零售销售正在出现反弹,据该国贸易、工业和能源部的数据,该国26家最大的线%。Burberry最近还报告称,其在韩国的销售正在反弹。

据贸易、工业和能源部的数据,虽然商店没有被强制关闭,但日本13家最大的零售商4月份的店铺销售额下降了5.5%。尽管如此,居民线上购物还是出现了一些增长,该国4月份电子商务增长了16.9%。虽然韩国没有实施全面封锁,但很多人仍然选择参加社交活动,为了安全呆在家里。韩国的购物模式也从线下明显转向了线上。

线上时尚和美容购物趋势与其他国家的趋势相似,休闲装和皮肤护理趋势也是如此。在电子商务平台Gmarket上,今年4月休闲装的销量同比增长133%,打底裤增长46%,女式运动裤增长365%。在美容产品方面,口红销量下降了45%,腮红销量下降了11%,但面霜销量却增长了117%。与此同时,爽肤水、洁面乳和眼线笔的销量也有强劲增长。

韩国的直播购物非常盛行,尤其是通过Instagram。包括乐天(Lotte)、新世界百货和AK Plaza在内的百货连锁店一直在投资于直播,以捕捉一些在线热潮。

但是,根据贸易、工业和能源部的数据,与美国一样,韩国连锁店也受到实体零售损失的痛苦,4月下降了14.8%。由于第一季度净亏损3500万美元,韩国最大的百货连锁店乐天今年将出售 121家实体店。

德国是首批允许其零售商店重新开业的西欧国家之一。首先,该国允许8600平方英尺以下的商店在4月底重新开业,前提是它们必须遵守清洁和社交距离规定。5月初,所有的商店都被允许重新开业。迄今为止,人口超过8300万的德国已出现80400例冠状病毒病例,约为疫情严重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报告病例数的三分之一。但是,正如德国的发展轨迹所证明的那样,让所有商店重新开业并不意味着购物者会蜂拥而回。德国零售贸易协会调查发现,约有三分之一的零售商的销售额最多只有去年的50%。因此,该组织呼吁对零售商提供更多的经济援助。

相关人士表示:“与疫情爆发前相比,人流量仍显著下降。主要是因为卫生和隔离方面的措施仍然存在,但也因为经济的不确定性。德国16个州都制定了不同的规定,规定人们在公共场合戴口罩的具体位置,以及对不遵守规定的人处以何种罚款。”

让零售流量恢复正常,还取决于能否让更多的德国消费者走进商店。彪马欧洲零售业务总经理Fouad Goss称:“我们所在城市的游客数量在减少,本地客户在增加。人们对跑步和训练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,就像运动服装零售商在其他国家看到的那样,人们对在家和室内锻炼越来越感兴趣。”

印度人口众多(仅次于中国),再加上其地理区域较小(按面积计算,印度是世界第七大国家),使得印度人很难在社交往中保持距离。尽管印度总理Narendra Modi在3月24日实施了全球最严格的封锁之一,但截至5月29日,印度仍有超过16.9万病例,原因是政府官员放松了相关规定。除了新德里、孟买、金奈和艾哈迈达巴德等大城市的感染病例外,印度北部农村的农民工感染速度也越来越令人担忧。

据了解,印度的GDP在第四季度(1月到3月)放缓至3.1%左右。这使得每年的GDP下降到4.2%,是11年来的最低水平。

显然,对零售业的冲击是巨大的。根据印度国家支付公司的数据,与2月份相比,4月份的总零售支付额下降了21%,3月份的总零售销售额与上月相比下降了57%。

Forrester印度公司的高级预测分析师Satish Meena说:“我们希望消费者能够明确区分食品杂货、个人卫生用品和家居清洁用品等必需品和手机、电子产品和时尚用品等非必需品。

大批美容和时尚商店分布在一线城市(如班加罗尔、钦奈、德里和海德拉巴等较大城市),同样病例人数也非常之多。随着居家隔离成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美容和时尚产品的销售至少在短期内会受到影响。”在线购物平台Nykaa已在果阿、斋普尔、新德里、班加罗尔和孟买重新开设了8家实体零售店,并且在仓库中遵循相同的防疫程序。 Nykaa表示,其个人美容和自我护理品类的销售额比冠状病毒前增长了3.5倍,发膜和染发的兴趣和销量也有所增长。尽管印度女性非常重视唇妆,但Nykaa的发言人表示,由于佩戴口罩,眼影销量有所增加,是该平台的三大销售类别之一。

英国是对冠状病毒采取严厉措施的最慢的欧洲国家之一。该国于3月24日首次封锁,比德国、法国和西班牙等其他邻国晚了一个多星期。目前,该国有超过28万的确诊病例和超过3.8万的死亡病例。

英国零售额急剧下降,其国家统计局报告称今年4月,英国商品销售总额下降了18%以上。虽然电子商务取得了巨大的增长,当月零售额的30%以上是在线交易,但许多行业都出现了全面崩溃。

GlobalData Retail董事总经理Neil Saunders说:“英国在电子商务方面要先进得多。与美国相比,这是一个更加普及的市场,也更加复杂。”根据GlobalData的数据,2019年该国约有16.2%的销售额是在线完成的。

但是大型零售商在在线方面处于领先地位。像Tesco和Sainsbury这样的超市巨头上个月的销售额增长了两位数。作为对停工的回应,他们宣布扩大了送货上门计划,并在线购买了店内提货功能。

这并没有完全排除来自后起之秀的竞争。一些较小的数字本土品牌的销量也出现了大幅增长。例如,总部位于英国的Ugly Drinks自3月份以来在英国的DTC销售额增长了500%。

英国即将正式开始重新开放,但对许多零售商来说,损失已经造成。尽管大多数大公司都建立了强大的在线渠道,但需求仍在下降。可自由支配产品的零售额大幅下降。

以上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雨果网立场!本文经原作者独家授权供稿,转载需经雨果网授权同意。

上雨果网搜索“跨境资料库”,领取欧美/东南亚各国市场商机、各大平台热销品报告、跨境电商营销白皮书!